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陈毅元帅竟被司机绑着与刘邓大军会合

2018-12-01 08:10:47

陈毅元帅竟被司机绑着与刘邓大军会合

粟裕深深地为老首长的安全担忧。从北国要塞濮阳到宝丰,路途千里,要穿越北国诸省和太行诸山,这些地区解放不久,山高谷深,经常有残兵、土匪和特务进行袭击、暗杀,很不安全。不仅如此,粟裕还为陈毅爱好飙车的新嗜好而忐忑不安。

陈毅喜好开车,经常闹笑话,全军皆知。陈毅早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在车行当小工,对汽车、耕种机等机械略知一二。解放战争期间,部队缴获了大量的各式汽车,陈毅喜不自禁,一有空便过车瘾。他还下令华东野战军团以上干部都要学会开车,亲自教,带大家出去兜风。可惜,陈毅车技十分有限,总是半路抛锚。经常是开车出营,推车而回。有的战士调皮地描绘推车回营的情景为:“一人开车(陈毅),两三人坐车(一般是女同志),七八人推车。”尽管如此,陈毅兴致仍然不减。

陈毅以前开车是在华北大平原,这次南行是行驶在陡峭的太行山巅。粟裕行前吩咐司机常志刚:“我给你两道死命令。,无论找什么理由,都不能让军长亲自开车。第二,无论采取什么措施,一定要保证军长的安全。军长身体胖,怕热,喜欢敞开车门,翻越太行山时要防止他颠出车外。”

“人说粟裕心细如发,果然不假。”常志刚暗自叹道,同时他觉得为难:“陈军长的脾气,您是知道的,难办,难办。”

“难办也得办。”

“要是办得军长发火了呢?”常志刚问。

“军长发火,你就说是我吩咐的。”粟裕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果然不出粟裕所料,吉普车刚出濮阳,陈毅就嚷:“停车。”

“首长,什么事?”常志刚把车刹住。

陈毅笑嘻嘻地说:“你累了,休息一下,我要开车。”

“才开了不到半个小时,我不累。”

“你累了,我看出来了。快下来。”

常志刚只好让位给陈毅。出濮阳不久便是山路,崎岖不平。常志刚看得提心吊胆,手心攥出一把汗。走不到一两里,常志刚便抢过了方向盘。

陈毅很是不满,“才一会又要了回去。你一天到晚开,还没有开够呀?”

“我开车有瘾。”常志刚搪塞道。

车行几日后,进入太行山盘山公路,狭窄的山间小路两边是陡壁和深谷。由于发现国民党飞机盘旋侦察,陈毅一行改昼行夜宿为昼伏夜行。

陈毅坐车有个习惯,喜欢坐在司机旁边。那时,他身体开始发福,体重近200斤,赢得了“胖子”的美称。体胖怕热,他嫌位子窄,干脆让人把身旁的帆布车门卸掉。这样,空间虽然宽敞了,但危险系数大了,真的出现了可能被颠或被摔出去的危险。又由于是夜间行车,陈毅白天忙于调查研究、找地方同志座谈、接待老部下探访,到了晚上便熬不住,要打瞌睡,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颠簸的车子摇晃,这样就更容易摔出去。

常志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陈毅打瞌睡。开始是聊天,摆龙门阵,但摆着摆着,常志刚就听到呼噜声。常志刚一听不好,赶紧把陈毅叫醒:“首长,你可不能睡,看,下面是万丈深渊,睡着后一晃就飞出去了。”陈毅说:“那我坚持,不闭眼睛不就行了吗!”陈毅睁大眼睛,注视前方。常志刚放心了,继续开,没有多大一会功夫,又听到了呼噜声。前面正是太行山险处。常志刚想起粟裕的交待,不敢造次,把车子停了下来。

车子一停,陈毅身子惯性往前冲,“嘭”,脑袋瞌到挡风玻璃上。他有些恼怒地问道:“为什么停车?又出什么事了?”

“首长,你白天工作得很疲倦,晚上恐怕还得让您休息好。这样,我们半宿休息,半宿赶路,如何?”

“那我们什么时候到洛阳?同志,军情似火呀!还是要加紧赶路。”

“您睡着了,我开车不踏实。万一出个岔子,502要对我军法从事。”常志刚做出为难的样子。

“您又有什么鬼点子?”陈毅与常志刚已经是老熟人,知道他脑子活。

常志刚虽然觉得点子有些荒唐,但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我把您用绳子固定到椅子上,这样您可以安全地睡觉,我可以安心地开车。”

陈毅一听,乐得哈哈直笑:“什么固定?就是把老子绑在车椅子上。你不叫常志刚,应该改名叫常大胆。行,就这么办。但是你记住了,一到天亮就要松绑,否则叫人看见堂堂的司令员被五花大绑,像什么样子!”

常志刚还真是说到做到,他拿出绑腿带把陈毅从胸口到肚子密密匝匝往椅子上捆。

“不行,不行,手在里面,怎么抽烟?”陈毅提抗议了。于是常志刚又重新开始,把带子从陈毅的腋下穿过,让手臂放在外面。带子从腋下穿过时,陈毅被痒得大笑不止:“这真是开洋荤,格老子还是次。”

陈毅沿途观赏太行的壮丽景色,不知不觉中来到长治附近。在军分区休息中,陈毅见当地领导把秘书陶旭斌叫了出去,低声嘀咕了几句,便匆匆离开。

“什么事?”陈毅问。

“没事。”陶旭斌想支吾过去。

“到底什么事?”陈毅不依不饶地追问。

陶旭斌报告说:“首长一上路,粟裕沿途通知各军分区,层层下达,要求做到八个字‘加强警卫,确保安全’。刚才军分区领导来商量加强警卫的事,他们准备组织部队和民兵沿途放哨。”

陈毅说:“你告诉军分区领导,我的命没有那么值钱,不要兴师动众,把警戒哨全撤了。”

虽然陈毅发话了,但军分区领导不敢大意,只是把明岗撤了,仍在桥头、岔口、拐角、林边放暗哨。

在陈毅即将出晋进入豫西时,粟裕又打电报给刘伯承、邓小平,让中原野战军加强保卫。因为豫西一道土着武装极多,他们亦官亦匪,寓兵于农,平日风平浪静,一旦瞅准目标,便啸集成伙,聚重兵袭击。刘邓将扫清路障的任务交给在洛阳以南的陈(赓)谢(富治)兵团。陈赓办事利落,他命令纵队副司令带两个旅彻底扫荡洛阳经临汝到宝丰一线的土匪武装,自己将亲率一个营到山西迎接。他命令战士带齐三种枪:驳壳枪、卡宾枪和冲锋枪,还带上一些美式地瓜手榴弹。

“陈司令,我们这是干什么去?是谁要来吧?”警卫员郭天保见陈赓竟然亲自披挂上阵,感到疑惑,试探着问道。

陈赓一瞪牛眼:“谁说谁要来!”

“那我们干嘛去?”郭天保不服。

“前线有些部队开小差,这次我们去抓逃兵。”陈赓说得很正经。郭天保一听,“扑哧”笑出声来。开什么玩笑,抓逃兵要司令员亲自动手!

陈赓带部一直迎到山西晋城的黄河渡口。陈毅与他见面时,天空飘起小雨。陈毅远远看见路旁站有十余个人,领头的一个中年壮汉头戴草帽、身披蓑衣,驶近一看,更是吓了一跳,此汉身挂三枪,模样甚是吓人。陈毅辨认出来是陈赓,跳下车,哈哈大笑:“陈赓,你这是出什么洋相?”两人都是豪放不羁的英雄,又是老相识,见面的亲热自在不言之中。小聚几日,陈赓又派部队将陈毅送至豫西宝丰县。

6月14日,在宝丰县西北一个叫小张庄的山村里,刘伯承、邓小平终于与期盼已久的陈毅见面了。刘伯承对陈毅说:“你安全到达中原,我们放心了,你的老搭档粟裕也一块石头落地了。这半个月来,他几乎是一天一个电报,开始是通报你的行程,后来是记挂你的安全,真是难为他了。”陈毅一听急了:“赶快给他发个电报,就写:我已到达,你放宽心睡个安稳觉。

在接风酒上,二位四川老乡问起路上情况,陈毅故作惊人之语:“我一路上活受罪,被司机五花大绑几天几夜。那个滋味,嘁嘁。”刘伯承、邓小平忙问究竟,陈毅如此这般一描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刘伯承把常志刚叫到面前:“你还真是个英雄嘞,竟敢捆绑陈司令。”常志刚不好意思地摊出底牌:“是粟司令的军令,无论采取什么办法,只要能保证首长的安全就行。否则,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

粟裕得意不忘老师,拒绝以粟代陈。陈毅说:“粟裕长了颗金子般的心。”两个小个子军人策划指挥了中原的战役。

ek12042l压线钳
柱状活性炭
扫路车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