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获得茅盾文学奖的繁花王家卫要拍成电影但至

2019-03-14 14:52:31

虎嗅注:《繁花》是金宇澄的长篇沪语小说,2012年发表于《收获》杂志,引起文坛轰动,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名,2013年金宇澄凭借《繁花》获得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以及届鲁迅文化奖年度小说奖。

法国书展受关注,获得茅盾文学奖

2014年3月,巴黎图书沙龙首次邀请上海作为主宾市参加,新华报道,长篇小说《繁花》的法文版版权,外加江苏作家毕飞宇非虚构作品《苏北少年“堂吉诃德”》以总共13000欧元的价格被出版社菲利普-毕基耶 (Editions Philippe Picquier) 买下。该出版社是迄今为止出版中国作家作品多、品种规模的境外出版机构。王安忆的《长恨歌》就是通过该社出版后,成功发行进入法国的主流图书市场。

茅盾文学奖是中国长篇小说的奖项,每四年评选一次。今年8月16日,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名单公布,五部小说胜出,《繁花》榜上有名。2014年王家卫看过小说后表示对《繁花》“一见如故”,称这部作品是“上海的《清明上河图》”。王家卫已取得《繁花》的电影版权,将执导《繁花》电影版。

不过菲利普-毕基耶出版社却尚未为两本书找到合适的译者。特别是金宇澄的《繁花》是用上海话思维写成的小说,对该书的翻译提出了不小的要求。版权经理陈丰女士在接受新华采访时表示:《繁花》进入翻译阶段根本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出版方确实找过几个人来担任这两本书的译者,终并未对具体事宜达成协议。

金宇澄:不为翻译写作

《繁花》作者金宇澄去年接受凤凰读书采访时表示,并没有为翻译写作的想法。他说:

我们有那么多读者,这书是给华人看的。此外,翻译任何一种语言文字,语言原有的特征都会消失。据说《呼啸山庄》原版比《到灯塔去》难读得多,书中约瑟夫讲的约克郡话简直“无法下咽”。卡佛小说、海明威小说那种只讲三分的方式,不是语言韵味,属于叙事技巧,是可以翻译的。所谓语言韵味,是指口吻、文笔的味道,这才是翻译无法传递的部分。

我们看翻译小说,西班牙小说、意大利小说、英法小说,

感觉不到原文的音韵气味,俄国小说也如此,只是该国人名有特点,算是有一点俄国气息,《包法利夫人》据说是漂亮法文,读它的翻译文本,和巴尔扎克小说差不多,作家所谓文笔口气的味道,都会流失。

他还特别提到了文化的现实问题:

80、90后的作者,兴趣和感情都比较接近翻译小说,他们可以读外文原版,创作的特征也就更接近翻译腔,更偏向西方审美的新趋势。其实这也是从民初直到如今,几代人大量阅读、效法西方小说的延续,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

说一句比喻,我们总是希望把中国作品介绍到西方去。我参加法国巴黎书展,有一次突然想到,这法国展览就等于开一个水果店,店里品种齐全,都是本国出产的,什么品种都有。千年来法国讲究的根本是 次序与美感 ,在这种状态下,比如说我们国产的,我们中国的苹果或者一个梨,放到水果店来卖,你说这个购买人,读者,买水果的法国人,他们怎么想?他们首先觉得,我们什么也不缺啊,当然欢迎你们的苹果来,但我们都有啊,我们梨子也有,苹果也有,我们都不缺。而我们自家的水果店,就说我们中国这个读书市场,好像总是缺很多品种,传统上就是不断在进口。我们这个水果店,一直有大量进口水果,因为我们缺很多种类,我们好像什么都缺。到现在为止,是不是真的我们都缺?

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是中国文学值得庆贺的大事情,但另一方面说,我们面对的仍然是一个强大的西方,法国都有啊。我觉得这个形容很准确,从民初开始,大量好笔墨好文字都靠翻译吃饭,大量翻译家,像朱生豪,那么的人没饭吃。换一个角度说,我们的水果摊仍然单调,上次巴黎一个朋友告诉我,法文译本《红楼梦》出版了,翻了二十多年。

他在法国待了好多年,他知道实际在法国,《红楼梦》并没什么人看。宝玉这个名字,你怎么翻?原作里它有很多隐喻,很多巧妙的对话牵涉这重要的名字,如何译?毕竟法国是欧洲的心脏,也就是说,主持、支持这个翻译的机构很满足,中国的小说,我们翻译了,实际阅读是非常少的。

这是一个文化问题,也是现实问题。文化的强大弱小,西方中心,价值观。没记错的话,法国路易十四的大臣科尔贝说,在他的任上,要把法国建成世界上有艺术文化的伟大国家,他真的在自己任上,办了这件大事。历史上我们没有这样的人物。我们一直是自给自足的思维。

从我自己的角度讲,种一个梨子给自己人尝尝就可以了。据说韩国只卖自产水果——我说的是真水果店,他们只有苹果和梨子。总之我没想着要摆到外国水果店里去,摆上去也就那样。而且我感兴趣的,是传统的方式,至少文字样式上,朝传统方向去做。

莫言和刘慈欣

《中国》的文章指出,因为语言的关系,许多海外读者无法阅读中文小说作品。《繁花》法文译者难寻的局面就是一个的例证。《中国》认为,获得了诺贝尔奖的莫言和雨果奖的刘慈欣在这一方面则比较幸运。

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版权经理在接受《中国》采访时表示,因为翻译成本过于昂贵,法国菲利普-毕基耶出版社担心《繁花》一书在该国市场的收益无法覆盖成本,目前已经放弃。但是,《繁花》一书的繁体中文版权已经成功在香港、台湾和澳门出售,此外还有韩国的出版社有兴趣购买《繁花》的韩文版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