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永恒的玫瑰三

2018-11-01 22:34:20

永恒的玫瑰(三)

药输上了,随世诚嘱咐女儿,“别拍,守着妈妈,她就会好起来!”

他找到主治医生,“……请问,还需要交多少钱?”

“半月,起码也需十万。”

“半月能好吗?”

“想的美,她可能后半生都这样了。”

随世诚的头渗出汗来,匆匆忙忙地离开医院,到家翻箱倒柜找出一切存折和现金,上气不接下气跑到银行。

“先生,您这张不能支,就差一天到期,现在支出利息可就少了。”

“请您行行好,都给我取了,我要用这钱救命!”

随世诚拿着这一共不到六万元,即刻就走,交到收款台。进老人房间装饰风水点屋就把脸凑到郭颖的鼻子前,他露出一丝微笑。“爸爸,我饿了!”随世诚摸摸口袋,心像刀扎一样。对床那个领他交钱的人说:“这孩子,我吃饭时让她,她说什么也不吃,非要等您回来。”随世诚艰难地抱起女儿,“爸爸,带你吃饭去。”站在大街上,随世诚不知所措。“爸爸,我们去饭店吧!我饿了。”

随世诚用脸蹭了蹭女儿的头,“咱家的钱都给妈妈交医药费了,我们没钱吃饭了。”女儿双手用力地搂着他的脖子,“爸爸,你吃饭了吗?”

随世诚流下了两行热泪,“没有,爸爸忙的都忘记饿了!”

随佳的手伸进父亲的衣兜,“爸爸,我要找叔叔的名片。”随世诚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拿起,“黎明,我——我——我是郭颖女儿的父亲,现在身无分文……”

随世诚抱着女儿在街上徘徊,“佳佳,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爸爸,我们多暂回家?”

“你想家了?”随佳泪盈盈地点点头。

“你舍得离开妈妈吗?”

“妈妈,不说话,也不和我玩,我想在家里等她。”

一辆出租车戛然而止,出来的正是那个司机,拿出一沓钱,“大哥,让你久等了。”随世诚仅抽出一张,“这就够了,暂时借您的,日后我一定还。谢谢您。”

“大哥,我拿来了,您就全收下吧!”脑瘫婴儿出生症状司机把钱往他和孩子的中间一掖,转身上车走了。“路灯下随世诚望着远去的车影,感到了温暖。

饭后已是半夜,随世诚打的把女儿送回家,他合衣侧身在女儿的旁边,朦胧中的玲声把他惊醒,“……黎明,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个教书的,从未参与过公司的事情,何况我们已经离婚,就更无权干涉公司更名之事。”

随世诚给女儿买了很多吃的,做好了饭菜,叫起女儿,饭桌上他给女儿夹块瘦肉,女儿朗声道“爸爸,也要吃。”随世诚笑了,“爸爸是大人,不用吃。”随佳撅起小嘴“爸爸不吃,生病了,谁管我?”

“好孩子,爸爸是天,天是永远也塌不下来。”

“妈妈是什么呢?”

“妈妈是太阳,永远挂在天庭的上方。”

“我是什么呢?”

“你是月亮,能圆爸爸妈妈的理想。我今天还要到妈妈那去,你去吗?”

“我要在家里,能看电视、还能玩,明天星期一我就到幼儿园。”

“晚上,爸爸不回来行吗?”

“行!”

“明天,一定要等着爸爸回来送你到幼儿园。”

“是,我一定听爸爸的话。”

随世诚到了郭颖的公司,看到牌子还是那几个字,他径直奔向经理办公室,“尤经理,求您再给郭颖凑点钱!”

“对不起!我们公传统健脑养生法司现在亏空太大,已是捉襟见肘,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也没有分身术,此事就全权拜托您了!”

随世诚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回到家,女儿高兴地喊:“爸爸,妈妈好了吗?”

“佳佳,想让妈妈好,咱们只有买房子了,你同意吗?”

“爸爸,我同意!”随世诚双手举起女儿在额头孕妇牛皮癣饮食上亲了一下,“咱们现在就写广告!”随佳翻着抽屉把自己的彩笔也拿给爸爸,爸爸苦涩地笑了,左一张又一张地写着,足足写了一小时,随世诚收起来,“佳佳,爸爸帖广告去!”

“爸爸,我也要帮你帖!”

“爸爸贴完就到妈妈那里去,你愿意吗?”

“爸爸,我愿意。”

随世诚抱着女儿又一次来到郭颖的病房,郭颖静静地躺在那里一点反应也没有,随世诚掀开被子,摸摸褥子是湿的,他去找护士要褥子,护士说:“她现在双腿都打着石膏,不宜挪动,再者她本人也没感觉,换不换都一样。”

随世诚气愤地,“必须换!要不,会把皮肤泡烂的,你嫌麻烦,把褥子拿来,我给她换!”护士拿来褥子,随世诚和护士慢慢地移动着郭颖,用了很长时间才把湿褥子换下来。

“爸爸,妈妈为什么会尿床呢?”

“她生病了,没人照顾。”

“爸爸,咱们不回家了,就在这里照顾妈妈。”

“好孩子,我出去买个气垫,夜里咱两就睡在地上行吗?”

“行!爸爸,我看着妈妈,她就不会尿床了。”[1][2][3][4][5][6]

压力校验仪
兑换现金的捕鱼游戏
期权平台搭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